流量小組被雪藏,個人化廣播停滯,豆瓣到底怎么了?

轉載2019-10-08舉報

流量小組被雪藏,個人化廣播停滯,豆瓣到底怎么了?

掃描,分享朋友圈

作者:阿北,來源:娛樂產業
原標題:被「雪藏」的豆瓣

大概豆瓣用戶也想不到,有一天,他們會需要到微博去尋找友鄰的消息。 

鵝組走的第二天,想它……

廣播停的第二天,也想它…… 

兩天內,豆瓣被雪藏了三個小組,其中包括瓜組、船組和鵝組。 

鵝組與瓜組,號稱豆瓣兩大流量小組。繼5月被封30天整改之后,鵝組本年度再度迎來雪藏。 

流量小組被雪藏,個人化廣播停滯,豆瓣到底怎么了?

這個聚集了60萬用戶的“八卦小組”進入了孤島狀態,原本在組成員依然可以發帖,但原本不在組的用戶將無法看到相關動態。 

之后的5號,豆瓣首頁不再顯示實時動態,進入單機工作狀態。關于豆瓣此次廣播停止運作和小組被雪藏的原因,官方并沒有給出說明,娛sir也不好揣測。 

但此刻的豆瓣,全員潛水,仿佛回到了十年前。

  

一、豆瓣的兩張面孔

像往常一樣,娛sir打開了自己的豆瓣首頁,廣播狀態在、書影音評論、東西也都在。能添加標記書影音、傳照片等,發送的內容,也還是會在相應的頁面出現,只是不再更新實時動態廣播,時間線停在了2019年10月5日。

流量小組被雪藏,個人化廣播停滯,豆瓣到底怎么了?

整個頁面透露著一股死氣,就像塔可夫斯基電影《潛行者》里的“區”, 沒有半點活物的跡象。 

在雪藏兩大流量小組之后,豆瓣廣播毫無征兆地無限期停止動態更新了。 

目前豆瓣其他功能依然正常,用戶還是可以發日志和廣播,但這些動態不再出現于時間線上了,除非點進你的主頁,友鄰將不再看到你的動態。

流量小組被雪藏,個人化廣播停滯,豆瓣到底怎么了?

好在,今日官方回應,動態功能能夠在半個月之后恢復使用。 

而此次豆瓣的劫數,相比較個人化的豆瓣廣播,豆瓣雪藏的兩大小組更像是事件發酵中心。 

除了影視作品的口碑坐標軸這一文藝清高的模樣,豆瓣還有一張著名的八卦面孔——各類小組,其中鵝組與瓜組堪稱是娛樂八卦的素材庫。 

流量小組被雪藏,個人化廣播停滯,豆瓣到底怎么了?

鵝組原名為“八卦來了”(過去也叫八組),盡管被無數豆瓣用戶詬病為“豆瓣智商盆地”,但這個擁有超60萬組員,話題內容從娛樂明星到社會熱點、消費維權的小組,一直有著超乎想象的能量。 

不得不承認,鵝組在娛樂八卦領域幾乎無人能出其右。那些年無數網絡熱詞、明星外號梗等真真假假虛虛實實都帶著鵝組影子。 

捐姐是楊冪、李易峰是“不可說”、楊穎是組內唯一的“她”、黃曉明變身“綠大暗”,鵝組的鵝們有統一又默契的“刻薄”以及與段子手不相上下的造話題能力。 

在被雪藏之前,有過無數次鵝組賬號賣到近千塊的消息,被雪藏之后,甚至有網友爆料有鵝組成員建群以文檔方式轉述討論帖,收費60每位。 

流量小組被雪藏,個人化廣播停滯,豆瓣到底怎么了? 

豆瓣作為一個內容社區 App,八卦這張面孔對與用戶的留存至關重要。畢竟,沒有用戶就沒有評分,而社交關系,恰恰又是社區留存的好用方式之一。 

豆瓣的興趣小組,活躍用戶數量眾多,內容更新頻次快,內容互動氛圍良好;而豆瓣廣播,私密性強,用戶社區隔離度高,的確在某種程度上實現了不同人群的“精神角落”。 

豆瓣沒有采用熟人關系鏈為主的產品設計,特征鮮明的愛好分類,讓每個豆瓣用戶都可以以獨立平行的視角存在。 

一手鵝組吃瓜,一手寫高分電影長評的用戶也不在少數。在數年沒有新界面新功能支持的“老舊”環境下,豆瓣群組的活躍度依舊是內容社區的佼佼者,豆瓣將去中心化的產品特征玩到了極致。

  

二、豆瓣被傳將死幾回?

“盈利一點也不庸俗,只有庸俗是庸俗的。” 

豆瓣第一本書是《11位犧牲在建國前的無銜軍事家》,第一個雪藏小組叫“南方周末”。黃繼新和胡維辦知乎搞冷啟動,第一批考慮在豆瓣派邀請碼。算起來,豆瓣已經14歲了。 

在瞬息萬變的中國互聯網公司里,豆瓣更像是一個異類,它長壽,用戶黏性高、活躍度不差,有上億死忠粉,但又長時間難以回答盈利這個問題。 

流量小組被雪藏,個人化廣播停滯,豆瓣到底怎么了? 

一方面,豆瓣的創始人阿北,與所有的互聯網大佬相似又不相似,任互聯網風潮如何變幻,阿北自不動如山(來自馮大輝在知乎提問上的回答,阿北是一個“不動如山”的人)。 

他堅持著豆瓣影評相對公正、小組話題帖由管理員管理、不賣評分、少量廣告等等的精神凈土夢想,甚至曾宣稱對用戶“永遠免費”。 

另一方面,豆瓣要維持不沾煙火氣的高冷形象,并不容易。或許你并不知道,豆瓣的最新一輪融資,停止在2011年,距今已有8年之久。 

直到今年2月,豆瓣FM獲得了來自摯信資本、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的戰略融資。這個曾經豆瓣十分看重的項目,改版上線之后加入了音樂流媒體戰局。 

在某種意義上,以書影音起家,以“作品長評”為主的豆瓣,如今的確成了影視作品的口碑風向標,甚至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票房。這樣的地位與它在商業表現和轉型方面的疲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流量小組被雪藏,個人化廣播停滯,豆瓣到底怎么了? 

盈利問題困擾豆瓣已久。 

多年來,豆瓣的彈窗廣告、動態圖、Flash都極少,即便是廣告,也多以用戶喜好為準。阿北放棄了用廣告大規模盈利。他不希望用涸澤而漁的方式去盈利,他也不賺快錢,讓無數《逐夢演藝圈》恨的牙癢癢又干不掉它。 

2012年5月豆瓣先后上線豆瓣閱讀作品商店和電影票“在線選座”功能;阿北也曾努力開拓知識付費領域,豆瓣時間主打知識付費,邀請學界名家、青年新秀、行業達人,推出付費專欄;2013年9月又上線了豆瓣東西,嘗試電商分成業務;2016年宣布成立飛船影業,從IP切入影視制作。 

但,過去了這么久,擁有著大量擁護者和不庸俗好產品的豆瓣始終還沒能尋找到大規模盈利的商業模式。 

流量小組被雪藏,個人化廣播停滯,豆瓣到底怎么了?

而對于此次風波中小組與廣播,這兩大板塊,隸屬于豆瓣社交社區的重要支線,也是一直以來豆瓣引以為傲的社交社區。

盡管市場唱衰傳統的興趣社區,可豆瓣小組和廣播的活躍度從未讓阿北失望,這是豆瓣用戶黏性和使用時長的重要貢獻力量。 

但根據易觀千帆的數據顯示,第一季度,百度貼吧和知乎的活躍人數均大于豆瓣,并且百度貼吧季度活躍人數幾乎是豆瓣的10倍,而微博和今日頭條這類當之無愧的頭部產品,無論是從注冊用戶還是MAU都能夠碾壓豆瓣。 

如今,頭部大組被雪藏,個人化廣播停滯,豆瓣該從哪里找補回來的確是個問題。

但無論如何,作為豆瓣資深用戶的娛sir,無論人們在它商業化進程上給予了何種評價,對于忠實用戶而言,它始終都在努力成為一片不可多得的凈土。豆瓣網右下方“關于豆瓣”那一欄的內容,十多年來從未曾改變過。


經授權轉載至數英,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作者公眾號:娛樂產業(公眾號ID:yulechanye)
流量小組被雪藏,個人化廣播停滯,豆瓣到底怎么了?

流量小組被雪藏,個人化廣播停滯,豆瓣到底怎么了?

掃描,分享朋友圈

    幸运28开奖结果